政府的紧日子要更紧,财政部要求压减一般性支出10%以上
来源:admin 时间:2019-07-02 09:51 浏览次数:

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带来财政减收,为此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一般性支出要压减5%以上。不过数月,这一压减比例大幅提高。

在近日的第十三届________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上,财政部部长刘昆作《关于2018年中央决算的报告》。他在谈及下一步重点工作时表示,督促指导地方开源节流,加强财政收支预算管理,盘活存量资金资产,进一步压减一般性支出,力争达到10%以上,支持落实减税降费政策。

“近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叠加力度空前的减税降费,财政收入增速明显下滑。由于不能大幅扩大财政赤字,为了预算平衡,政府只能通过动自己存量利益增收,和加大一般性支出压减力度来减支。大幅压减一般性支出不仅必要,而且可行。这也向市场传达了政府与市场同甘共苦,过紧日子的决心。”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第一财经分析说。

今年前5个月,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8930亿元。受此影响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3.8%,创2010年以来同期收入增速的最低值。其中税收收入同比增长仅2.2%。地方财政收入增速集体放缓。重庆、北京、贵州财政收入首次陷入负增长。

国家行政学院冯俏彬教授告诉第一财经,目前减税降费已取得了很大进展,但与此同时各级政府的财政平衡压力很大,所以现在需要找到对冲的办法,防止减税降费效果受到影响。大幅压减一般性支出就是应对举措之一。

“从政府预算科目来说,并没有一般性支出这个概念。它可能主要指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的行政经费支出,包括三公经费。”政府预算专家、上海财经大学邓淑莲教授告诉第一财经。

冯俏彬也认同这一概念。她还认为,根据需要这一范围还可以扩大,比如一些项目支出中用于非关键性部分的开支。

中央财政预算报告中,有一张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,其中有一类称为机关商品和服务支出,具体包括了办公经费、会议费、培训费、公务接待费、因公出国费、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等。施正文认为,上述这笔支出基本属于一般性支出。

财政部数据显示,2018年,中央财政本级基本支出中机关商品和服务支出(执行数)约为3724亿元。2019年这笔支出预算约为3971亿元,预算数为上年执行数6.6%。

2018年,中央本级“三公”经费财政拨款支出合计39.92亿元(包括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安排的经费),比预算数减少17.14亿元。

根据此前中央各个部门披露2019年部门预算报告,不少部门都按照压缩一般性支出5%以上的要求,压减行政运行等经费。

刘昆在今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曾表示,在财政节流方面,除了刚性、必保支出外,财政部今年的预算报告中要求一般性支出压缩5%以上。实际上,中央财政压缩一般性支出超过10%。

从今年初各省披露的预算报告来看,多数省份都是按照5%以上要去来压缩当地一般性支出,也有一些省份压减目标为10%以上。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叶青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一般性支出还有压缩空间,有些部门预算用不完年底都退回来。政府行政经费支出一定要厉行节约,要消费但杜绝浪费。比如开会尽量用本单位会议室,开空调要关上门。今后压缩一般性支出要重视制度性改革带来节约,比如近些年公车改革后能一年省下大概1000亿元。公务宾馆改革,也能节约1000亿元。

施正文表示,目前政府压缩的一般性支出并不直接涉及民生保障支出,相反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近些年民生保障类支出规模逐步加大。

比如,去年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从70提高至88元,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提高约5%,城乡居民医保财政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490元,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人均财政补助标准提高至55元。

上一篇:禄口国际机场新开 南京到清迈等多条航线
下一篇:5月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由负转正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网娱乐下载凯发网娱乐下载-凯发网址-凯发娱乐k8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58号